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热门知识 > 文章 当前位置: 热门知识 > 文章

李商隐雨中写下一首诗,将相思说尽,令人心疼,却感人至深

时间:2022-01-10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管理员 - 小 + 大

李商隐雨中写下一首诗,将相思说尽,令人心疼,却感人至深


君问归期未有期,
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
却话巴山夜雨时。
 
——李商隐《夜雨寄北》

对某个人或某个地方的想念,
常常忽然之间就会浮现。
偶然翻出的一张老照片,
电影里似曾相识的片段,
听首老歌,读首诗,
或是此时此刻,在你的心间。
 
都说“人有生老三千疾,
唯有相思不可医”
独自思念、相思而难相见......
每提起“相思”二字,
人们心间往往涌上一阵苦楚,
但万事皆有两面,若换种视角,
思念,也可以是一种温暖。


38岁那年秋天,
为仕途四处奔波的李商隐,
滞留在了巴蜀之地。
秋风萧瑟,黄叶纷飞,
深山重重,又常常落雨。
独在异乡漂泊,总为景物所感染,
心中对家的思念,此时最是浓郁。

前不久,妻子来信询问归期,
信中呢喃,情真意切。
 又尽数悉数家中点滴,
只盼丈夫早日团聚。
李商隐多么想赶快回到家中啊!
奈何路途崎岖遥远,又有公事缠身。
心中正思忖,偏偏外面又下起了大雨,
“何时才能归去啊?”
李商隐也默默地问着自己......

归去已无期,只能借书达意。
思念,化作笔尖墨,
落笔成诗,道出无尽情思。

君问归期未有期,

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

却话巴山夜雨时。

——李商隐《夜雨寄北》

秋夜、秋风、秋雨,
窗外的一切都是那么强烈,
正如李商隐心头那浓浓的相思。
若能相见,他想,他定要与妻子秉烛夜谈,
把这些年在外漂泊亏欠的,如数补全;
若能相见,他真想将今夜的所感所见、
漫长难熬,都亲口告诉妻子。
还记得当年与妻子结缘,
那时的他,还是一个
受“牛党”庇护的新晋进士。
节度使王茂源十分欣赏李商隐的才华,
就满心欢喜地将女儿嫁给了他。

只是王茂源是“李党”一派,
与李商隐之前倚靠的“牛党”纷争不断,
从将尽40年前,两派就已势同水火。
而此时娶了王氏之女的李商隐,
无疑将自己置于夹缝之中。
自此之后,仕途升迁的机会,
对他来说便意味着错过,再错过。

在外漂泊,可与家中联络却从未断过。
无论仕途如何,与妻子诉说见闻,
似乎早已成了他们夫妻间的习惯。
或聚少离多,或相隔千里,
但生活中却从未少了彼此的痕迹。

思念,让日子拉长了,
思念,让点点滴滴都拥有了意义。
一草一木,一阵秋风,一场秋雨,
都值得去感悟,去铭记,
写进信里,或倾诉于口,
与心间之人分享,
让她融进自己的生活里。


人们常说,月是故乡明。
自古安土重迁的华夏子孙,
似乎成为了最恋家的民族。
浓浓的思乡情结,魂牵梦绕,
总是游子们挥之不去的情愫。

沈从文也是这样。
1902年的冬天,
沈从文出生在湖南省凤凰县。
在那座小城里,他的童年充满着乐趣。
在山野中游荡、采药、钓鱼......
把书包藏在土地庙里,跑到街上看木偶戏。

14岁,加入童子军,
提刀弄枪,守护着一方乡里。
少年时所经历的一切,
无疑都融进了他的血液,
带着凤凰城的基因,
带着湘西独有的气质。

后来,沈从文辗转到北京求学。
久居城市,他深深体会到其中的冷漠
与满眼繁华之下深藏的精神病态。
才发现故乡那一切健康与质朴的存在,
是多么的珍贵与值得眷恋。

他发现,无论多少年过去,
故乡的气息,始终会在心间弥漫。
沈从文曾自我评价说,
我人来到城市五六十年,始终还是个乡下人,不习惯城市生活,苦苦怀念我家乡那条沅水和水边的人们,我感情同他们不可分。

虽然也写都市生活,写城市各阶层人,但对我自己的作品,我比较喜爱的还是那些描写我家乡水边人的哀乐故事。因此我被称为乡土作家。


我们熟悉的《边城》,
就是沈从文从“思乡情结”中凝结而出的珍珠。
那纯真善良的翠翠,真挚细腻的傩送,
以及湘西世界里无处不流淌的诗意,
都是在对故乡的思念中孕育而生的。

自1923年离开湘西至终年,
沈从文先生只回去过四次。
待到归去时,他才发现,
故乡的一切早已不同了......
不过,心中的故乡虽已遍寻不见,
但最初那份对故乡的眷恋,
还是在无数个瞬间,
抚慰着游子那颗在外漂泊的心。


故乡最澄净的样子,
总在思念中,
而一人最灵动的模样,
同样能被思念留存。

在《朗读者》第二季的节目中,
有这样一个家庭:
爸爸、妈妈和13岁的果果。
两年前,女儿果果突然间陷入昏迷,
后来才查出是先天性脑血管肌瘤破裂所致。
病情棘手,当时,果果爸妈只有两种选择,
一个是靠呼吸机维持生命,
一个则是器官捐献。

心头万般不舍,
但最终爸妈还是作出了“器官捐献”的选择。
就连最是疼爱果果的外公外婆,
竟也出乎意料的全力支持这样的决定。
就这样,果果永远停留在了13岁,
而果果捐献的器官,却拯救了五个人,
也可以说,拯救了五个家庭。

回忆起那段经历,
果爸果妈还是忍不住泪洒现场。
董卿问:“两年过去了,还会想念女儿吗?”
妈妈说:“非常想......很想很想她......”
其实,总是会拼命地去工作,让自己不去想,
但剩下一个人的时候,看到天上的月亮,想她;
看到天上的星星,还是想她。
爸爸说:“能帮助那些需要的人,就是值得的。
但女儿的心,实在舍不得捐献。
因为常觉得,女儿的心是与我们在一起的。

果果虽然去了,
但又是以另一种形式存在着。
在观众的心间,在世界的角落,
在爸爸妈妈的思念里。

大卫·伊格曼在《生命的清单》里写过,
人的一生,要死去三次。
第一次,是心脏停止跳动;
第二次,是在葬礼上,人们共同告别;
第三次,则是被所有人遗忘。
天人永隔,生死两茫茫,
并非意味着失去,
思念,是存在的另一个名字。


思念,让生活增添了一份意义;
思念,让每次相见都愈发珍贵;
最美好的东西,就让它留存在思念里,
即使四处漂泊,也可算作一种陪伴,
即使怅然消逝,也可算作一种留存。

思念,有时候很苦,
因为,思念由离别而产生。
但我们要做的,却并非去索取,
也并非去遗忘,而是要学着放下,
放下伤痛和不甘,放下悔恨和遗憾。
留存住思念中,最温暖的部分。

读过这些文字,你的脑海中,
是否已浮现出了某个瞬间?
或许还可以做些什么,
珍惜遇见,不负相思;
或许早已没有必要了,
那就只留出片刻,静静地念一念吧!



上一篇:人品很差的人,喜欢做以下几件事,不值得交往

下一篇:人过五十,要学会隐藏,最好别说这四种话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鄂ICP备2022000150号-1  |  鄂公网安备42098102000095  |  Email:zhangyihua@163.com  |  

Copyright © 2022    99资讯网